233

Hallo from the other side.

【瓶邪】我亲爱的小孩

妈呀太美好了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失踪人口A酱的一发粗长 甜甜甜


#重启后二叔去了雨村背景 两人已在一起


#亲情+友情+爱情 老吴真的人生赢家


#灵感来自“宠女票的最高方式就是把她当闺女。”




00


吴邪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鼻尖,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命里和“钱”犯冲。他有钱的时候吧,整天只想着怎么折腾,怎么劈山救闷油瓶;好不容易折腾完了想要歇一歇了,却突然间有人跑过来要债,好好的钱说没有就没有了。


作为一个曾经能在西湖旁边开店的奸商,他后来也算是做点不太亏心的小生意存了点小积蓄。结果还没嘚瑟两天,自己发小一通告状电话,又让他把自己的血汗钱搭进去给熊孩子擦屁股。最气的是这傻逼熊孩子还不领情,接通了电话之后“哼”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也不想想自己的保释金是哪个金主爸爸给出的。




对于黎簇这小子吴邪的感情是有点复杂的,一方面吧他的确觉得自己把一孩子扯进这潭浑水还不保证生命安全有点不厚道,另一方面吧这孩子也是真的会作妖。今天得罪了那个大佬,明天就跑到吴家的老堂口里闹事,现在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还敢和解家的伙计对着干。这小子被吴邪用没什么卵用的积蓄和强行友情牌从解雨臣那里无罪释放后,还敢在电话里耍横,说什么“我的事不用你管。”


当时吴邪真想隔着电话给他一嘴巴子,年轻人,信不信我一个口哨就能让张起灵把你打的监考老师都认不出来?




然并卵。


吴邪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注定无后的前任老九们扛把子,竟然也会沦落到像中年老男人一样担心熊孩子的教育问题。


他不由得有点心疼自己现在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里诈尸的三叔,他当年估计也是这个鬼样,说不定比黎簇还过分,毕竟他这个走哪哪起尸的迷之体质也是业界一大神话,至今无人超越。




他看着刚刚收到的来自银行存款余额的短信提示,心疼自己的存款之余还不忘感慨一下自己是不是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专注作死捅炸药包的他也到了给别人收拾烂摊子的那一天了。




麒麟竭让他的外表看上去出乎意料的年轻,可是内心的衰老却不会因此停止。就算再怎么说是“老顽童”,“顽童”前面也始终跟着个“老”字。




他托着自己的腮帮子翻了个白眼,心说自己明明还是个宝宝。然后趁胖子去外面收咸菜的功夫,身手利索的钻进厨房。恢复的差不多的嗅觉被满厨房的排骨味勾的他直冒口水,不假思索的就徒手捏起来一大块往嘴里塞。


排骨上的肉入口即化,像是占着肉汁的豆腐一般。吴邪用舌头舔了舔嘴角,还想再捏起来一个吃,余光却看到张起灵正半倚在厨房门框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洗手了的。”吴邪瞪大眼睛举起双手以示真诚“可干净了。”


张起灵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脸上却依然带着淡然的神色道“拿筷子。”


“哦。”




01


“我和你讲,我二叔除了心眼多点那就是一普通老头,没什么特别爱好。平常也就喜欢遛遛狗逗逗鸟下下棋,我看你遛狗逗鸟有点悬,下棋还是可以试试的。”吴邪把从村里小卖部好不容易淘来的劣质象棋盘塞进张起灵怀里,语重心长的教导他“我二叔有点好强,你要是赢了他吧他估计不大高兴,你让着点他,争取做到输的不动声色。”


张起灵看着手上打着褶的纸质象棋盒子,微微抬了下眼皮,低声开口道:“吴邪,你二叔……”


吴邪看他这么虚心求教,秉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精神又歪着脑袋想了想 “诶不行,我二叔比较喜欢聪明人,你输给他他估计会觉得你傻。这样吧,你赢的稍微艰难一点,最好能来个平局。”


坐在沙发上光明正大偷听的胖子不禁怀疑吴邪的智商。


“嘿,我说天真你至于么?人是你二叔又不是咱之前遇到过的牛鬼蛇神,有什么可商量的。”


“你懂个屁,我二叔那是牛鬼蛇神能比的么?牛鬼蛇神能比的上他这个老狐狸吗?”吴邪话音刚落,便觉得有点不合适,随即哥俩好的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小哥你别紧张,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么。咱条件好,不慌。”


“没紧张。“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目光有点复杂,然后抬起右手不轻不重的捏了下还想说话的吴邪的肩膀”吴邪,你二叔在看你。“




……


那一刻,吴邪觉得自己看到了终极。




曾经的九门扛把子——正面硬刚过汪家背地里坑过张家——的吴小佛爷像是小奶狗一样被吴二白提溜着领子拎回了房间,期间他无数次的想要向自己的两位好队友发出求救信号,然而先不说没心没肺笑出一脸褶子向他挥手说“走好了您嘞”的胖子,就连张起灵都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用唇语说了句“没事”。


艹,不是你当然没事!


友谊的小船和爱情的巨轮在他二叔面前真是翻得彻彻底底。




当然他这些丰富的内心活动只能存在于大脑里,表面上他还是装作一副二十四孝好侄子的样子顶着张笑脸给他二叔倒茶。




“吴邪,你真的以为我来你这就是为了老三?”吴二白一只手举着杯子,将茶杯放在鼻子下方轻嗅了下,喉头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冷哼,开口道“你小子倒是挺机灵,不像我大哥,老实。”


这话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话,再加上吴二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左右听来都有点讽刺吴邪献媚的意思。但是吴邪天生对他二叔就犯怵,要是别人说他还能还两句嘴,可这话从他二叔嘴里说出来,再不好听他也只能装傻充楞。




“你别给我装傻。你是觉得你和张家族长的事我不知道,还是你爸妈不知道?”


“卧草,他俩知道了?”吴邪缩了缩脖子,事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让他直接放弃了垂死挣扎“二叔,我爸是个什么反应啊?是不是拿着个棍子在家等我呢?”




吴一穷是个老顽固,对于“正统”事讲究的不得了。吴邪上初中的时候抄了人家的作业,结果让吴一穷给逮了个现行,气的他直踹吴邪的屁股。要不是吴妈妈心疼自己儿子,指不定吴邪大半夜就得给送进医院。吴邪打小嘴皮子就利落,老老实实给他讲道理的吴一穷很难说的过他,所以后来吴邪一惹什么事,吴一穷二话不说就上手打。




“你爸哪还有心情打你?你爸妈都一把年纪了你不知道?你还这么气他俩。”吴二白本来看吴邪和张起灵这些日子里欲盖弥彰的样子就是一肚子恶气,本来想说点话刺刺吴邪,只是看这小子十年如一日的委屈巴巴的怂样,火“哗”的一下就被浇的一干二净。到底还是心软,只能在心里念叨着,就当他们老吴家欠他的。




“你以为这几年你惹得事还少?你爸妈早被你气习惯了。”吴二白见吴邪愣了一下,然后眼睛倏地一亮,活像是当年被吴老狗抱着捋毛的三寸钉又瞬间没了好气“哼,和你较真置气早晚得被你气死。”


“不气不气,我现在可乖了。”也活该胖子说他年纪越大越不害臊,自打张起灵回来之后他的心里年纪几乎都是在倒着长。就算脸看起来再年轻到底也是奔四十的男人,可他单手托着下巴挑眉毛向他二叔讨巧的嘚瑟样却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吴二白用眼刀刮了他一眼,默默的喝了口手上的茶。其实吴邪冲茶的水平不怎么样,他喜欢喝茶但却没什么讲究,什么茶都喝。这手艺在吴二白这样真好茶的行家眼里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吴邪小的时候皮,老是惹祸。他又天不怕地不怕的屡教不改,好几次吴一穷想下手打他,吴妈妈就拦着不让。没办法,吴一穷只好把吴二白请过来。吴邪那会怕他怕的厉害,他视线扫过去一下吴邪就打一个哆嗦。后来老三给他支歪点子说你二叔喜欢喝茶,要不你给他买点茶意思意思。小吴邪学什么都不算快,就是学他三叔那一套歪门邪道快的惊人。后来每一次吴二白被请到他家里教育他,吴邪都会从厨房里端着一壶茶出来。小小的男孩还没到一人腰高,紫砂茶壶沉,他拎不动,就踉踉跄跄的走了一路。端到桌子上的时候,壶里的茶没剩下多少,地板上的茶倒是洒了一地。




然后小吴邪就会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歪着头冲吴二白挑眉眨眼睛,奶声奶气的说“二叔,你别气,我现在可乖了。”




再后来长大了,吴二白就很少管教他了,自然也没怎么喝过他沏的茶。


只是他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茶的味道还是当年的样子,就好像那个犯了错仗着自己的小精明给他沏茶道歉的小男孩从来没有长大过。




吴二白没告诉吴邪,吴妈妈最开始气的不得了,甚至想和他一起过来教训他。只是到临行前一天,吴妈妈突然间就改变了注意。她说那孩子不容易,我不想难为他,老二你也别难为他。




吴妈妈一直都不是局里的人,她对吴家在干什么吴邪又在干什么一直都是一知半解。吴二白一直都知道吴妈妈其实能感觉到什么,只是她都不在意。对于她来说,她知道吴家是她的婆家,吴邪是她的儿子这就足够了。吴邪之前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因为他怕连累到家里人。只是吴妈妈其实在那阵子偶遇过吴邪一次。当时吴邪没看到吴妈妈,他一个人半倚在路灯上抽烟,有点驼背瘦的不像样,像是快被什么东西压垮了。他们俩个人其实就隔了一条马路,吴邪站在路那边,吴妈妈站在路这边。吴邪没看到所以没有说话,吴妈妈看到了所以哭的说不出话来。




吴妈妈一边哭一边往家里走,她说她当时就想她帮不了吴邪什么忙,那就别给她添麻烦。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当然是气的,可是她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宿,她想起不久之前和她打视频电话的儿子,脸上挂着点小肥肉,一直在笑。眉眼弯弯的像是他小时候,和当时她偶遇的那个人一点都不像。


然后她就觉得她儿子现在这样就挺好,做妈妈的其实心里想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吃的好住的暖,被人喂的胖一点,日子过的好一点。




吴二白听了这话的时候,一个饱经风霜的男人眼睛都禁不住一红。他没孩子,吴邪一直都被当做他半个儿子养,自然懂得可怜天下父母心的道理。


所以他没法拒绝一位母亲为了自己孩子提出的请求。




这些事他没打算给吴邪说,怕他多想心里不好受。可他听吴邪一脸嘚瑟的说“那我一会正式介绍一下我们小哥给你认识认识”又觉得不说点什么他自己心里不好受,于是他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一根手指抬起来狠狠的戳了下吴邪的额头,把他戳的抱着脑袋直嚎。




“死小子。”


他冷哼了一声,轻声呵斥道。




02


胖子摸了摸自己柔软丰满有弹性的肚子,觉着自己名震江湖的美膘似乎清减了好些。都怪吴邪那个混小子,自打他二叔走后他简直是放飞自我,越活越过去。自己好好的饭不去吃,偏偏要抢人家碗里。




“去去去,吃你自己的去。”胖子一筷子敲掉了吴邪已经伸向他碗里的竹筷,嘴里愤愤的嚷嚷着“诶我说你个小天真,你眼睛瞎了看不到自己的饭?”


“你懂个屁,别人的饭才最香。”吴三岁丝毫不知悔改反而理直气壮的怼了回去“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观点,你这个老年人不懂。”


“靠,我看你最近长脸了是吧。”胖子在桌子底下踹了吴邪一脚,没使多大劲,但仗不住某人演技浮夸堪比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抱着自己的小腿嚎了半天硬是不见半滴眼泪。


“艹老子的腿要折了,胖子明天炖点骨头汤给我补补。”


“放屁,老子明天不值班。你自己看你排的那个破表,明天是不是轮到你做饭?”


“那要不是你把我腿给踢折了我能不做饭么?”


“胡扯,你自己算算你从开始到现在做过几顿饭?”


“好几顿。”吴邪对答如流。


胖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反驳,除了一个“艹”字他想不到用什么表达自己的心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们这些天一直都是这样,饭桌热闹的像是讲相声。吴二白来的时候吴邪就是一个落水的小奶狗,只会呜咽两声蔫的不行,张起灵又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主,胖子是空有一肚子的话却没人说。吴二白一走,这两个人就是两匹脱缰的野马,家里处处都是草原。一顿饭能吃上个三四小时,侃大山侃的昏天黑地。


这还不算完,他俩甚至还丧心病狂的教张起灵脑筋急转弯,美名曰陶冶情操。




“小哥,你是不是会他们洋鬼子的话?”


“嗯。”


“哦,那我问你个问题。”吴邪立刻接过话茬“如果我叫小白,那两个小白叫什么?”


“……”张起灵眨了下眼,脑子里搜索了一遍硬是没有找出来答案便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哈哈,小白兔啊。”胖子猛地伸出手拍了下张起灵的肩膀,也亏得张起灵底盘稳,硬是晃都没晃一下,只是沉默的看了他们俩一眼。




那一刻张家最后的起灵真是深刻的体会到,这两个人按年龄算大概是他的孙子辈。




最后收拾碗筷的时候,吴邪先去厨房刷碗。客厅里只剩下张起灵和胖子两个人,张起灵对胖子说吴邪抢他的饭是怕他吃太多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他之前和胖子说过,但是胖子一直没往心里面去。


胖子琢磨了一下,一拍脑袋说还真有这回事。说完他自己又不禁笑了起来,调侃道我们出水芙蓉弱官人就是心细。




第二天他还是给吴邪炖了排骨,吴邪闻着屋子里的香味觉得自己可能看到了个假的胖子。


于是胖子又踹了他一脚说,你懂个屁,这是爷爷我照顾我孙子的。


吴邪点点头表示赞同:对,这是我孙子孝敬我的。




然后他俩就又吵起来,吴邪骂他“你个死胖子”。


胖子回骂说“你个混小子。”




03


张起灵是一个在必要条件下特别好打发的人,他可以吃一个星期的压缩饼干,可以在刚下完雨的泥地里睡一个晚上,也可以随便捡一件衣服当被子盖。然而在非必要条件下,他简直是麻烦到要死。作为一个出生在封建大家族的人,张起灵对于规矩礼仪条条框框的遵循简直和吴邪他老爹有一拼,也难怪吴一穷用微信和张起灵聊了几句之后就仿佛忘了吴邪这个正版儿子。


说真的,每次看他们俩的聊天记录,那满屏的“微笑”和“再见”,吴邪总觉得这两个人在撕逼,然而人家俩却觉得这是中华民资传统礼仪。




吴一穷年轻时一直致力于把吴邪培养成一个书香门第出口成章的杭州贾宝玉,然而半路被吴三省截胡给培养成了爬高上低出口成脏的水浒糙汉子。吴邪小时候因为这事可没少挨打,可他大概天生就不是那样性子的人,怎么养都改不过来,白搭了他那张书生脸。


然而在吴一穷已经放弃了这个目标好些年的今天,张起灵出现了。




“吴邪,用毛巾。”


张起灵看着吴邪洗完手后习惯性的往裤子上抹了两下,几步走上前把卫生间的毛巾递给他。看吴邪一脸不情愿,又干脆抓着毛巾替他把手给擦干净。


吴邪看着张起灵那长俊秀好看的小白脸,觉得自己仿佛在看到他爸。




“没事,刚刚我都擦干净了。”


“裤子脏。”张起灵一遇到有关自己原则的事就拧的一根筋,九头牛都不拉不回来“用毛巾。”


“哦。”吴邪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应道。


感觉更像他爸了。




吴邪是典型的现代人作息,睡的比鸡晚起的比狗早,闭眼的时候是早上,睁眼的时候是下午,从来都不知道正午十二点的太阳是个什么鬼样。然而自打和张起灵在一起后,他就被残忍的剥夺了这项权利。


因为每天一到晚上九点,张大族长就会准时的没收他的手机然后藏到了他死活都不到的地方。他当然身体力行的抗议过好几次,然后被张大族长身体力行的宣告抗议无效。一开始他死活也睡不着,只能干瞪着俩大眼在黑夜中死死的盯着张起灵的脸,力求等他迷迷糊糊的醒来把他给吓的嗷嗷叫。然而张起灵看他一时半会睡不着又一门心思的捉摸着怎么捣乱,干脆一个翻身把他压在下面然后让他累的不得不睡。


时间久了,吴邪也就自然而然的养成了老年作息。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管教都凑效。


吴邪喜欢把狗抱到床上玩,因为他和他爷爷一样把狗当成自己的小孩来看。张起灵倒不是嫌弃小狗脏,只是小狗每到换毛期总是会在床上掉一床单的毛。他和吴邪讲过,吴邪每次都答应的很利落,然后趁他不在家的时候继续抱。


“诶你相信我,真的,这是最后一次了。”


吴邪说这句话说了不下十次。


然而每次张起灵竟然都会信。




张家不缺钱,只是张起灵从小的经历让他知道所有东西的来之不易。他和吴一穷一样,有着老一代的思想,觉着不该浪费的东西就不能浪费。


就比如吴邪喜欢吃小龙虾,但他吃虾只吃尾巴,于是张起灵每次就只吃吴邪吃剩的虾头。






吴邪每次被管的不耐烦了就说“你怎么跟我爸一样”,胖子也总是说张起灵对吴邪好的宛如在养儿子。


其实这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够对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父母对他的方式。


不在乎他好不好看,只想让他吃的胖一点;不在乎他跑的快不快,只想让他能够不摔倒。




吴邪总是说自己一把年纪了,但在他眼里吴邪的心性却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善良勇敢,容易心软,喜欢感情用事。


他装作警敏的样子抵抗针对他的恶意,却依然用善意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张起灵安静的看着身边的吴邪,良好的夜视力让他即使在夜晚也能看清吴邪紧闭的纤长的睫毛。他的呼吸很稳,然后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砸了两下嘴还蹭了蹭枕头。


张起灵勾了勾嘴角,有点好笑的摇了摇了头。




就连睡觉的样子,也像个孩子。




04


他觉得自己长大了,觉得自己老了,觉得自己也变成为其他人操心的角色了。


可是总有人还把当作他是小孩,一当就是一辈子。




最后说两句:


欢迎加我QQ 3299089052做我的催问小分队成员么么扎!

评论

热度(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