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Hallo from the other side.

【长评】我其实是想洗头的


 给碎碎《一心一意》的长评

 

其实看到活动于是就很快乐地把之前看的时候想写的一些话【其实好多都忘了2333】写下来了。


 @碎碎九十三 




                                       我其实是想洗头的

                                        ——给碎碎《一心一意》的长评???

 

 

我的语文老师告诉我,当别人只有30秒的时间给你,只有30秒的时间扫一眼你的文章时,你有机会。

 

但是机会只有30秒。

 

我其实一直把不住这30秒,文章起起伏伏平平淡淡每次分数也就那样。

 

我尝试过很多很多种开头,但是总觉得自己找不到感觉。我自己估计也是一个挺挑剔的读者…以及最近开始放假闲着没事干快要发霉为了提振精神开始了吃粮,吃新粮,吃旧粮,吃HE粮,吃BE粮,虽然至今没吃过CE粮。

 

于是就翻到了《一心一意》。

 

我怎么会告诉你当时起床觉得头发脏了没扎起来于是散着头边吃早饭边吃粮。

 

这篇文虽然没有标HE,但因为很久以前吃过一次,记得是HE的。

 

然后是应当聊聊故事?

 

一直很佩服各类文手,能把各种脑洞用平淡的文字抒写,并且十分漂亮。记得之前在余秋雨的《行者无疆》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这就像写作,当形容词如女郎盛装、排比句如情人并肩,那就一定尚未进入文章之道。文章的极致如老街疏铜,铜下旧座,座间闲谈。”

 

碎碎的文字便给我这样一种感觉。

 

不是风轻云淡的释然,不是热烈如花的艳丽,只是平平淡淡的文字,生活之中的文字,但是缀上了孩童的稚气可爱,染入了少年的朝气蓬勃,迸出了成人的理智冷静,隐隐却又有一种老年的沧桑。

 

故事的开篇即是几段资料引用,虽然为了用自己乱七八糟的文字努力写好一篇文评把这篇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但是那个阿什么什么病我还是无法在默背的状态下流利打出,恩,我回过头再看一眼……哦,阿斯伯格综合征。

 

想来为了一个脑洞一篇文章,碎碎一定是查了不少资料的,需要专业的知识并且快速融入文章以自然的状态表达,并不容易。曾经也为了一篇美术鉴赏稿到处翻资料,翻到后来自己都困死,虽然那篇稿子最后勉强落得个全尸上交的下场,并且表达地并不好。我其实很感谢碎碎,很感谢所有的文手,从脑洞构思到资料查找到用不同风格的文字将一个一个生动感人的故事表现在我们眼前。

 

吴邪,还是那个无邪。

 

是我一直喜欢的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有时候傻里傻气的但是人很好,人真的很好。沙海邪,我想不能用喜欢这个词了,或许是更进一步的感情,于他,是多种情感交织而成的,并且十分复杂,难以表达,大概是缘于他本身的复杂。对于沙海邪,总是有一种深沉的痛苦,说不明白发泄不出的痛苦,对于沙海邪,你完全可以用风轻云淡毫不在意的表情面对,面对那些文字,面对那些场景,面对那些实实在在存在的人,但是内心泛起的浪,涌起的波是无法平息的,它永远只是一把燃烧在内里的淡淡火焰,淡淡的,淡淡的,却实际上承受了太多。

 

《一心一意》是HE的,我很喜欢这个脑洞,虽然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但是我却莫名喜欢这种病,这种文风,莫名很萌的样子。

【啧,这样是不是显得我有些病态思想……但是真的觉得莫名好萌喵喵喵喵!

 

一个人,很孤独的话,我肯定是受不住的。

 

张起灵却是一个人承受了那么久,那么久。

 

啊,还是这样一个默默承受一切的人。从原著里默默背负一切不知缘由而加于其上的所谓命运重担,到此文中默默背负孤独的代价,默默背负他人异样的眼光——虽然有时并不能理解那些人的言语。但他始终是善良的,这是最吸引我的一点,就好像反差萌会让人觉得更萌一样。黑暗之中的光总是更明亮更纯洁。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想到了《小王子》。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把这本书当成睡前童话故事来读的,内容已经记不得多少了,隐约觉得有很多星球,小王子一个人在各个星球之间穿来穿去什么的,小王子有一朵玫瑰花,小王子可能也是孤独的吧。

 

张起灵有自己的小小的星球,不过是常年荒芜罢了。吴邪给他带来了第一束阳光,第一缕温暖,第一场甘霖。可后来吴邪要走了,那是要把阳光、温暖和雨水从一个星球上剥离啊。

 

虽说是HE,虽说小虐之后必有大粮,虽说是第二遍读,但我仍然难过地要死。

 

“还好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咬了两根薯条,蘸了甜辣酱这样想。

 

看到“尾生抱柱”的那个故事我忍不住开始笑。小哥已经被水没到了下嘴唇,然而看见吴邪却还是先招了招手,仿佛这个世界,这个时刻,除了在叫自己的吴邪,别无他物。

 

都是痴情人。

 

小哥吃饭的场景着实是十分......可能是……嗯……魔性???然而我觉得也是十分可爱的23333。

 

比如说先吃完米饭,比如说菜要一样一样吃掉,比如说上了桌即使是不喜欢也要全部吃完。我觉得小哥真的是厉行节约并且热烈响应了光盘行动的号召。

 

吴邪点菜时常常不要番茄和生菜,因为他发现小哥并不喜欢这两种菜,然而有时却会故意点了生菜和番茄,作为惩罚。即使是最细微的细节,在我眼里,也跟茫茫白雪中一点樱桃红一样明显。

 

“Because you are my rose.”

 

两个人要分开的时候,虐死。

 

第一遍看的时候觉得小哥特别委屈,有点有苦说不出的感觉。两个礼拜先生其实有一颗很暖很暖的心,不过你得先想办法化了外面那层冰才好。

 

第二遍看的时候觉得吴邪其实也有自己的痛苦。两个人都是在付出的,不过一明一暗,无奈之下,冲动之中才想过要放手要挣脱。

 

看到这里其实是很难过的,感觉在一大口糖里面嚼到了玻璃渣,还是软糖里的玻璃渣。然而只是很难受而已,就是那种发泄不出来的痛苦。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两个礼拜先生其实并没有答应每个人的表白。

 

两个礼拜先生忽然变得正常了。

 

其实努力改变自己成为正常人的这一段,两个人再次在一起的这一段,我觉得,是最揪心的。改变其实是很困难的,背负了太久的东西拿下来也是不容易的,就像三叔说的:“有些面具戴得太久,就摘不下来了。”

 

是近乎痛苦的改变,是近乎痛苦的理解,是近乎痛苦的接纳,但这一切一切的背后,是最柔和的阳光,是最温暖的爱意,是最清洌的甘霖。

 

然后我拿起一块黄金鸡块,蘸了番茄酱咬了一口,发现头发上沾了水,我又蘸了甜辣酱,发现脸上已经滚了很多泪珠,原本发质不好已经蓬开的头发有几缕已经糊在了脸颊上。

 

五秒钟以后,我放下了手里只剩半块的鸡块,发现泪水已经流不出来了,不过大多滴在了灰色的T恤上,映出了深灰色。

 

我忽然发现我的头发真的好脏。

 

我其实是想洗头的。

 

“Because you are my rose.”

 

 

 

 

 

 

P.S. 其实吧,这是我的第一篇文评。

      【真•处女评•渣•语文错选择题必死••端庄

        居然断断续续一个晚上一个早上一个午觉时间给憋出来了。

        写得有点乱七八糟,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上去的东西。

        不过真的十分喜欢碎碎的脑洞和文笔啊喵喵喵喵喵!!!!!!

        也不知道这样一篇很奇怪的文评会发生卅事…..

        还是希望碎碎喜欢。

        最后,我要,偷偷地表白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碎碎窝稀饭泥!

      【逃走。


评论(2)

热度(19)

  1. 碎碎九十三233 转载了此文字
    喵喵喵喵喵喵!!谢谢亲!